第8章 猝不及防的变脸

现代言情字数:1792更新时间:2021-06-10

  她抬眸看了眼他手里的淡黄色信封无言的笑了。

  叶凌生蹙眉,不悦的开口:“你笑什么?”

  “你们叶家赶尽杀绝的本事看来是世袭的,连手法都如出一辙。”

  她低头从包里拿出一个一模一样的信封,放到茶几上,推到他面前。

  “这是你爷爷前天给我的,麻烦你帮我代为归还。替我谢谢叶老先生的好意,我不需要这个。还有,他让我保守的秘密,我会遵守承诺。至于我的未来,就不需要你们叶家人安排了。”

  她脸上满是嘲讽,却在暗地里紧紧攥着拳头,指甲掐着手心,不让自己表露出一丝情绪。

  宋见月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在叶凌生面前表现出脆弱,哪怕她现在心如刀割,也要假装若无其事地离开,她不能再狼狈而逃了。

  “你不知道离开南州城是你唯一的未来吗?”

  “什么是唯一?”宋见月反问,“我在这里出生,在这里成长,我和我母亲的回忆全都留在了南州城,我的去留,凭什么要你叶家来决定?!”

  叶凌生额上青筋暴起,“留在这里你不会想到知语就夜不能寐?那些你曾经犯下的罪孽,你不会愧疚吗?!”

  知语?宋见月苦笑,但这也让她更为坚定。“我这一生,确实对不起很多人,但是我最对不起的还是我自己!”

  那些本就不该由她背负的罪责,却在一次次的沉默中整整折磨了她三年。从前,她是多高傲的一个人啊,可却落得这般下场,她最怪的就是自己的滥好心!

  “叶凌生,我知道你不想看到我,如今我也是!从此以后,你大可不必委屈自己,我也不会再纠缠你。我们桥归桥,路归路!”说完便转身离开。

  就在她出门的前一秒,身后传来叶凌生咬牙切齿的谴责:“你现在的底气,是因为攀上了陆云起这根高枝吗?!”

  宋见月冷笑,“随便你怎么想!”

  叶凌生追问,“你方才说的秘密是什么,为什么爷爷会让你保守?”

  她并未回头,他终于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只是……她不会再回答了。宋见月挺起胸膛,转身离开,从此之后再无留恋。

  从夜色出来,宋见月强装的坚强终于土崩瓦解,她躲到墙角缓缓蹲下,眼泪大滴大滴滑落,心痛到呼吸都难受。

  “叶凌生,我再也不会为你流泪了,这是最后一次。”

  等宋见月缓过来再回到陆家时,天色已经不早了。她没有跟林伯打招呼就直接去了四少爷的院子。

  陆家宅子很大,养出来的人自然也很娇贵,当她第一次陆值林看到陆值林的时候,有一瞬间宋见月甚至以为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小小少年,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阳光和青春的味道。很有夏天的感觉。

  看到宋见月,对方先是疑惑了一瞬,接着上下打量了一番后开口:“你就是宋老师?”

  宋见月一愣,“四少爷抬举了,你可以叫我名字,或者见月姐。”

  “我见过你的字,行云流水,当得起一声老师!”

  宋见月腼腆一笑,她自幼学习书法,获奖无数,十五岁便开了自己的书法展。

  外公常说,她的字比当代许多书法家更有自己的风骨,她骨子里的那股傲劲儿完完全全体现在她的笔画之间。

  故以还是有几分自信的。

  “林伯说你对书法很感兴趣,是之前接触过吗?”

  陆值林蹙眉,“之前三哥倒是给我找过几个老师,但是他们的字体我并不喜欢,所以统统都辞退了。”

  “能否麻烦四少爷写几个字我看看?”总要先了解一下他的水平。

  “进来吧。”

  陆值林侧身让她进来,带她往书房里走。

  宋见月轻笑,她从前总听人说陆家人冷漠无情,但对她而言,陆三公子救了她,大公子也很和善,现在这四少爷也很好说话。

  走进去她才看清书房的摆设,这里的装饰和别人的有些不同,架子上的摆件几乎都是重复出现的,相同的手办有好几个,连蜘蛛侠的模型都有两个。

  陆值林铺开宣纸,酝酿了几秒,提笔在纸上泼墨挥毫,动作流畅。

  写下“风起云涌”四个大字。

  只是…这写出的字却没有他的动作那么美好了,但从字体上看,宋见月看不出他学的是哪位书法大家的字体,周正倒是很周正,却缺少了美感,想来心性还是稚嫩了些。

  宋见月拍了拍他的肩膀,结果他手里的毛笔,陆值林见状便屈尊降贵地研磨。

  她在宣纸的另一边,抬手写下同样的四个字。

  两者对比,宋见月的笔锋更加凌厉,笔顺更为流畅,而且但从字体印在纸上的深度便能看出她的腕力。

  陆值林眼中一亮,他拿起宣纸连连称赞。“这就是我想要的字!”

  宋见月微笑:“我小时候练字,左右不过坚持和临摹,我每天都要连上五百个大字才能休息,久而久之,便有了一些感悟。”

  他们说到一半,门口有人敲门了。“四少爷,您该吃药了。”

  宋见月疑惑,这四少爷看着体格健壮,无病无痛的吃什么药?莫不成又是补品?

  却不想陆值林闻言却脸色大变,他忽然抓起桌上的案板直接砸到门上,怒骂:“谁允许你进来的!给我滚,滚出去!!!”

  宋见月一愣。

  他这变脸的速度让人猝不及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