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讽刺

现代言情字数:1770更新时间:2021-06-06

  洛识音却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她,她目光犀利狠辣,“宋见月,少装可怜,你这点对于我姐姐的死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宋见月闻言猛地抬头朝叶凌生看去,洛识音说什么她不在乎,但叶凌生是怎么看她的,难不成他也是这么想的吗?

  只见叶凌生抿着唇,眼神从未停留在她身上,他上前拉住洛识音的胳膊,“识音,走吧,你不是说要去卫生间吗?不要理会这些闲杂人等。”

  宋见月闻言心中一突,她已经是闲杂人等了吗?

  “凌生哥哥,她是杀人凶手!我姐姐死在她手里!”

  “恶人自有天收拾,不要脏了你的手!听话,乖,走吧。”叶凌生说完便拉着洛识音穿过人群,从宋见月面前离开,丝毫没有在意她还孤身一人,无助地被围困在人群中央。

  宋见月死死咬住下唇,倔强地不让眼泪流下来,三年了,再相遇便是这番场景吗?对她公平吗?

  陆云起在人群外看着她着模样,眼神微眯却转身离开。

  脚下的每一步都太过沉重,宋见月强撑着越过人群,瘦弱的背影看着让人心生怜惜。

  “太惨了!”有人忍不住同情。

  但大部分的人都喜欢将别人的痛苦和不堪用于调笑,甚至踩上一脚,以显示自己的不同。

  “罪有应得而已!她当年犯下大错的时候就应该想过如今的报应。”

  “会不会是误会啊,她看起来不像那种人啊?”

  “误会?若是误会为什么从来都不解释?别傻了,她爸都亲口承认了,那件事就是她干的!”

  “啊?那洛知语岂不是死的很冤?也不知午夜梦回,这宋见月能不能安心睡着!”

  “有什么睡不着的,你看!把人家女朋友害死,自己还恬不知耻地缠着人家男友,你看她那副样子,看起来巴不得贴上去呢!”

  “要不是家里有钱有势,她这时候不得在牢里待着啊!”

  “有什么钱?那宋家早已是一副空壳,要不是有叶凌生顶着,连壳子只怕都没得剩咯!”

  “苍天饶过谁,且看她的下场吧!”

  ……

  原以为国外那三年已是这一生最痛苦的时光,却不想,这南州城才是真正的人间炼狱!这里的人都是魔鬼,一口一口地,就快把她啃得骨头都不剩了。

  对于宋见月来说,这种日子太难熬了,她就快要撑不下去了,众叛亲离,唯一的精神支柱就是叶凌生,却不想……这一切,还说得清吗?

  胸口就好像压了一块千斤巨石,重的让她喘不上气,心真的好痛!痛到好像下一刻马上就会死掉一样。

  死?是不是死了,她就能解脱了?如果她也死了,凌生哥哥会不会像忘不了洛知语那样,把她也在心里记上一辈子?

  这个念头一旦形成,便会迅速在她脑海中扩散,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车水马龙的街道,脚步开始摇晃。

  身子往前倾,意识开始飘忽,有那么一瞬间,竟真的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绝望地闭上眼睛,身体重重地倒下。

  生死一线之际,一只大手紧紧抓住她的手腕,用力往后一扯,宋见月知觉整个脑袋天旋地转的,随后脱力跌入一个怀抱。

  宋见月艰难地睁眼,只看到叶凌生冷着一张俊脸,犀利的眼神仿佛要将她瞪出一个窟窿。

  她挣脱叶凌生的束缚,踉踉跄跄往后退去,不知所措地看着他,宛如一个犯错的小孩。

  “想死?既然这么想死那就回英国去死,不要死在南州城,脏了这片土地!”

  “凌生哥哥?”

  “别叫我!我听到都觉得恶心!”叶凌生目光如炬。

  “三年不见,你只想和我说这些吗?你就一句都不想问?”

  “我与你没有什么好说的,如果你识趣,就回到你该去的地方,永远都不要回来!”

  “呵……”宋见月不禁失笑,真讽刺,这就是她一直苦苦坚持的爱情吗!

  “既如此,从此以后我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我们,两不相见。”

  说完便拖着沉重的脚步转身离去。曾以为年少的爱情,虽不能一开始便如她所愿,但只要她坚持下去,付以真心,总有一天会感化他,这些年,她真的以为终有一日能达成所愿。

  却不想,都是虚妄。从始至终都只有她一个人苦苦挣扎,在这段没有结果的关系里企图寻求一个完满的结局。

  他从来没有打算让她走进他的心里,从来都没有!

  当一直绷着的弦一下子松开,眼泪便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

  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慢慢变得很轻,脚下的步伐也开始凌乱,意识溃散,她强撑着不让自己在叶凌生面前倒下,不可以!宋见月,撑住,绝对不可以倒下!

  上天给予了她苦难,却没有给她一个依靠的肩膀,为什么她从来都只有自己,孤身一人强忍着世间的不公!

  “宋见月!”

  眼前越来越模糊,身体倒下的那一刻,她听不到叶凌生在身后焦急地呼喊,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身影从前走来。

  那个人用一双手托住了她伤痕累累的躯体,将她拥入怀中。

  陆云起用手背抚上她的额头,皱眉。

  “烧都没退就敢胡来?”

  说着便一把将她横抱而起,转身离开,留下身后那人满脸不敢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