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清白

现代言情字数:1853更新时间:2021-06-04

  每年的农历三月,南州城都会迎来一场又一场的滂沱大雨,今年也不例外。

  刚出机场,硕大的雨滴便好似不要钱一样,接连不断地打到宋见月脚前的地板上,宛如银河倒泻,沧海盆倾。

  宋见月想起来三年前离开的时候,那时也是三月天,那天也正好下了一场雨,一切好像与往常一样,却又好像什么都不一样了。

  拖着行李箱的手不由自主握紧,她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有一丝压抑不住的雀跃想要蹦出来,却在下一秒又歇了下去。那点零零星星的期盼,真的能如她所愿吗?

  宋见月不知道。

  但她的归来,肯定是很多人都不愿的。

  人来人往的马路上,没有人注意到一辆悍马停在路边。

  “哥,你看那边!那个美女是不是有点眼熟?”楚清奇趴在车窗上,盯着屋檐下的宋见月若有所思。

  被点到的男子眼睑微微抬了抬,头却没有动,轻嘲,“你看哪个女的不眼熟?”

  楚清奇一噎……

  “不是!我是说真的,你快看!”他不服气地指着玻璃窗外的那个身影,他总觉得以前在哪儿见过,但就是想不起来。

  他烦躁地挠了挠头,不应该啊,像这种级别的美女,他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

  旁边的人被他烦的受不了,只好无奈地合上平板,微微降下车窗看去,随后眉头一皱。

  居然是她?

  “哦!我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大名鼎鼎的第一名媛宋见月吗!!!”楚清奇得意地晃了晃脑袋。

  男子看着上了出租车离开的那人,冷笑。“呵,她现在可不是什么名媛了。”

  宋氏集团早已被叶凌生掌控,而她一个臭名昭著的女人,连在南州城站稳脚跟都成问题。

  旁边的楚清奇听后撇了撇嘴,趴在方向盘上感叹世事无常。

  三年前的宋见月,凭借优越的家世背景,清丽动人的长相,以及那一身从小泡在金山银山里培养出来的气质修养,成为南州城最出色的名门闺秀。

  当时的她,温柔善良,待人真诚,是众多豪门子弟的追求对象,谁人见了她不说一句得此女子,此生圆满。

  然而年少的她,心里眼里,从始至终都只有叶凌生一人。二十一岁正是含苞待放的好年华,却因卷入一宗冤案而落入尘埃。

  从此,失去的不仅是心上的叶凌生,还有她的半生清白。一夜之间,她从一个清澈纯良的好女孩,变成一个十恶不赦的杀人凶手。

  车子稳稳当当地停在叶家老宅门前,看着碧瓦朱甍的别墅,一时间宋见月竟有些胆怯。

  时间已经过去三年了,再想起那个冤屈的夜晚,心中的不甘和忿恨依旧灼红了她的眼眶。

  管家闻声已从屋内出来迎接,见状她收起情绪,恢复以往平静娴雅的模样。

  “宋小姐,请!”

  走进后院,她一眼就看到了悠闲浇花的叶荣章,老爷子依旧一身威严气派,与前对比,并不见老。

  “爷爷!”

  闻言叶荣章也只是停顿了一下,却并未转身。

  而身后的宋见月见此不禁站得更直,可见拘谨。他们的关系,到底还是不同了。

  好一会儿叶荣章才放下手中的水壶,走到一旁的长椅上坐下,他指了指对面的椅子。

  “坐吧”,声音洪亮,神情严肃。

  宋见月点头,脸上闪过一丝僵硬。

  “这次回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叶荣章看似随口一问,但周身的气场却变得沉重,对着宋见月施压。

  “我想家了,所以回来看看”。她抿着唇,尽量不让声音颤抖,从见到老爷子起,她心里的委屈就犹如洪水溃冒一般,几乎压抑不住。

  “南州城变了很多”,叶荣章看着她,平静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威严,“如果不适应的话,就回英国去吧。”

  宋见月突地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爷爷?”

  她眼眶倏地红了,这几年,她过得有多难,老爷子不是不知道!

  “您知道的,我是被冤枉的,洛知语的死跟我没有一点关系,我出现在哪里只是因为……”

  “月儿!”

  宋见月的辩解被无情打断。

  “叶爷爷,您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您说过的,只要我出国,就会和凌生哥解释清楚还我清白。”宋见月不甘,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凭什么就要担着这么沉重的罪名苟活于世。

  “事到如今解释了又能如何,以你现在的身份也配不上我家凌生了”。叶荣章淡淡开口,但那一句宋氏却将斗志昂扬的宋见月彻底击垮。

  “回去吧,以后就在那边好好生活。”

  语罢叶荣章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剩下宋见月愣在原地。

  而这时,管家和来时一样,从屋里走出来,说着永恒不变的那几个字,“宋小姐,请!”

  从叶家老宅走出来,雨还没停,天色却已经暗下来了,宋见月漫无目的地游荡在马路上,手上拿着一个信封,里面是一张去英国的机票,还有一张巨额支票。

  宋见月讽刺地笑出了声,骗子!都是骗子!笑声一声一声清脆地融入大雨里。

  远处一辆悍马飞速驶来,“小心!”

  车灯刺痛了宋见月的眼,突如其来的车子惊得她愣在原地,脸色煞白。

  “吱——”

  好在车子提前刹住了,但受惊过度加上低血糖的宋见月却在一紧一松的情绪波动中眼前一黑,重重地倒下去了。

  副驾驶上的男子走了下去,毫不在意雨滴打在他矜贵的袖口,看着地上的人,不禁皱起眉头。

  “是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