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疼

现代言情字数:2167更新时间:2021-04-08

  “嗯……”

  热,好热,浑身像是被火烧着,划过一阵阵热流。

  “女人……”

  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重重的呼喷在她脸上,带着异样的酥麻。

  身上一重,苏晚月艰难的想要睁开眼,可是身体却越来越无力,浑身发烫,最后苏晚月眼底闪过的是一个犹如神祗的男人,迎着灯光,眼角的泪痣越发的后人心魄。

  苏晚月哀嚎出声:“啊!”

  靳夜靳眼底闪过一丝诧异,这个女人……

  居然还是个……

  疼,好疼……

  两个小时后,靳夜靳皱眉看着床上的女人,这是第一次,他竟然对女人起了兴趣。

  “爷,赫家的人已经到公司了,那边在催您了……”特助大步走进来,神色恭敬。

  “嗯。”靳夜靳点点头,面无表情的穿好衣服,骨节分明的手扯着领带,金丝边的袖口挽到手肘处,衣冠楚楚的模样,完全和刚才那个在床上犹如饿狼的人判若两人。

  他一边朝外走去,一边用不容抗拒地语气道:“半个小时,把这个女人的所有资料送到我办公室。”

  特助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一时间忘记了答话,他家总裁什么时候对女人感兴趣了?要知道,前几年老爷子身子骨不错的时候,可日日催着,甚至将女人送到床上了,总裁都不为所动!

  “怎么,有意见?”靳夜靳发现他的愣神,眉头微皱。

  “没有没有。”特助连忙收起思绪,低垂下眼眸,点头,“是。”

  在房门口的时候,靳夜靳脚步顿了顿,余光睨了眼苏晚月,下一秒,阔步离开。

  ……

  疼……

  身子像是被什么碾过一样,苏晚月艰难的睁开眼睛,入目的便是一片刺眼的白。

  她怎么会在这?她刚刚不是去给客人送酒了吗?之后、之后她就觉得自己浑身发热,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脑袋里突然闪过什么,苏晚月脸色一僵,连忙低下头,血红色的印记,无不在昭示着刚才发生过什么。

  她居然……

  和别的野男人……

  苏晚月瞪大了眼睛,更可怕的是,她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现在还一点印象都没有。

  “叮叮叮——”

  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响起,苏晚月看了眼备注,也来不及怀疑人生了,连忙接听:“喂,经理——”

  “苏晚月,你在搞什么,我不是让你给250包厢的客人送酒吗,都过去几个小时了,你人呢!”

  “对不起对不起老板,我马上就过来!马上!”

  挂掉电话,苏晚月只能不顾身上的疼痛,迅速下床,将散落一地的衣服捡起来,穿上。

  她很需要这份工作,千万不能丢。

  至于昨晚的事情,根本记不起任何有关的线索了,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吧!

  这么想着,苏晚月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连忙朝酒吧赶回去。

  靳氏。

  靳夜靳好不容易应付了那些人,回到办公室,便发现特助已经将资料送了过来。

  他坐下来,修长的手指一页页翻着,眉头微微蹙着,始终没有松开。

  苏晚月吗……

  “嗡嗡嗡——”

  忽然,手机响了起来。

  靳夜靳斜眼一撇,看到来电显示,神情间染上几丝不耐烦,数秒后,还是按下了接听。

  “临祁,二婶呢给你找了个好亲事,就是……”

  “不劳你操心。”靳夜靳不等婶婶蒋丽蓉把话说完,便直接冷声打断,“我有对象了。”

  他的视线,缓缓落在资料首页上,女孩那张笑靥如花清秀至极的照片上。

  酒吧。

  苏晚月此刻穿着一身红色的极为卡哇伊的裙子,手中拿着拖把,站在一个包厢的门口。

  这次的事情,经理发了不小的脾气,虽然没有将她开除,但也不让她再卖酒了,而是去做清洁工的工作……

  苏晚月内心自然是拒绝,可她现在根本没有的选,只能答应下来。

  呼了口气,苏晚月挺胸抬头,推开包厢门,大步走进去,在踏进去的那一刻……立马驼着背,跟个佝偻老太太似的拖地,尽量的再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她可不傻,在酒吧的姑娘最好的保命办法就是存在感越低越好,她来扫地就是为了把自己弄丑点,可是这酒吧老板说,要提升逼格,哪怕是清洁工也要整得光鲜亮丽的。

  苏晚月飞快的拖着地,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好像有一个视线,从她进来开始就一直盯着她。

  那炽热的视线盯得她头皮发麻,苏晚月连忙拖地,准备弄好就出去,然而,突然,一个人影挡在了她面前。

  心里一个咯噔,苏晚月狠狠咽了口唾沫,抬起头,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客人,请问你有什么吩咐……”

  “小妞,光拖地多没意思,来跟哥几个乐呵乐呵,这笔钱就是你的了。”

  面前的男人油光满面,一双眼睛里满是邪光,看得苏晚月恶心不已。

  “呵呵呵……”苏晚月腰又弯下去了几分:“谢谢客人体恤,客人你真是个大好人,可是这是我的本职工作,我不怕辛苦不怕累,我……”

  苏晚月话没说完,手腕便被抓住,她下意识想反抗,被拽到了沙发上。

  苏晚月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忍住没一拳拍在他们身上。

  “那个……”

  苏晚月看着桌上的骰子,眼里划过一丝暗芒,轻咳了两声:“各位,不如我们玩个好玩的,就以这骰子为例,如果谁输了,那谁就脱衣服好不好?”

  周围男人许是没见过这么新奇的玩法,一个个都拍手叫好,打量着苏晚月的身体,双眼都在冒绿光。

  苏晚月暗暗嗤笑了两声,她玩骰子的时候,这些人都还在玩泥巴呢,玩这东西,她就没输过。

  果然很快,这些人就输得只剩下了个裤衩子。

  看着众人怀疑人生的表情,苏晚月连忙道:“今天就玩到这吧,我还有工作要忙,我先走了……”

  说着,苏晚月握了握手中的骰子,就要站起来,然而却被几个男人硬生生的摁下去,他们夺过苏晚月的手里的骰子,脸色都十分难看:“臭婊子,居然敢跟哥几个玩阴的!”

  “啪”的一声震耳欲聋,一巴掌狠狠扇在苏晚月脸上,耳郭一阵阵发麻,那一瞬间好似什么都听不到了。

  “妈的,我们几个这辈子最恨的就是有女人骗我们,你诓我们把衣服都脱了,那好啊,正好方便了我们!”

  男人们笑了两声,便来扯苏晚月的衣服,她今天穿的是偏女仆的蓬蓬裙,本就好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