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驱逐出京

古代言情字数:1277更新时间:2018-12-02

  卓青鸾对“贬低一级”压根不感冒,她恨不能被贬为庶人,好出去逍遥过日子。

  这点小九九,也就瑾王知道。

  墨容琛始终默立着,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猜不出喜怒。

  听完靖澄的想法,他突然诡异的笑起来,那笑容森然可怖,令人看了周身发寒。

  “既是破坏和亲这样的大事,贬为侧妃、公然道歉怎么能算处罚?”

  他饶有兴致的瞄了卓青鸾一眼,刚好四目相对。

  只一瞬,卓青鸾就像是被电流击中了一般,她顿时想到了适才墨容琛那问题“还记得本王刚刚说过的话吗?”的答案。

  只是,她还不敢确定。

  果然,墨容琛接下来的话,印证了这预感,“本王决定将她驱逐出京,日后没有命令,永远也不许回来。”

  仿佛在惩治一个犯错的小丫头,瑾王这浑不在意的态度,令人匪夷所思。

  墨见理讶然,“王兄?!”

  正要劝些什么,对上墨容琛那深渊般的眸子,又扼住了到嘴边的话。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王兄一言,更是千里马都追不回来的,这点,墨见理比谁都清楚。

  可在他看来:与其说瑾王是在靖澄的软磨下做的决定,更像是他心里早就有了这样的想法。

  想到这里,墨见理突然眼眸闪亮,他一下子想到了一种可能。

  随即求证似的看向卓青鸾,果真捕捉到了她眼底的一抹刚刚掩去的惊喜之色。

  靖澄是看不到这一层的,她光顾着暗自窃喜了,喜的是瑾王竟会如此护着自己,一脚就把卓青鸾蹬到了京都之外。

  此举想必要震惊整个文桑国了,日后文桑皆知她是瑾王心尖上的人,此一嫁当真值了。

  姓卓的,再不是她的对手,如此这般,她连踩她的欲望都没有了。

  满心欢喜的盘算着今后跟瑾王的幸福日子,靖澄的嘴角不自如就飘了起来,“那……王妃的住处?”

  “凉城祖宅。”墨容琛冷冷转身,扬长而去。

  “王兄,等等我。”墨见理急步跟上,直至伴着兄长回到书房,他才神秘的凑上去。

  “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次别想蒙我,你就是在变相的保她性命,对不对?看不出来啊,我铁石心肠的王兄,也会怜香惜玉。不寻常,不寻常啊!”把玩着桌案上的砚台,墨见理啧啧称叹。

  一时激动的忘了形,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对面兄长已是一副火山爆发相。

  他急忙识相的把砚台归位,呵呵笑起来,“不牢王兄尊口,我知道: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嘛!”

  走出刚几步,又颠了回来,猛扑到桌案上,“不过王兄,有一个人你可别忘了。”

  他指了指天的方向,墨见理抿住唇,扭身出了书房。

  墨容琛寒瞳一滞,冷冷的瞧着,他自然知晓墨见理的意思,如果龙椅上那位知道今天王府发生的事情……

  他的嘴角浅淡的扬起了一抹弧度,随后浅淡的隐了下去。

  书房,陷入了死一般的冷寂。

  南梅园正屋,闻着烟熏的味道,靖澄很不耐烦,“还不赶快收拾?难不成晚上就让我和王爷这样呛着睡觉?”

  丫头们慌不择路,忙得气喘吁吁。

  随嫁丫头汀薇凑了上来,压低声音,“回侧妃,都打听明白了,凉城就在京都的二十里外,文桑国百姓都管那地儿叫副都。早年就是个村子,因着地处皇陵山脚下而发展起来,后京中许多官户的外室都悄悄安了过去,渐渐一些不喜京都喧闹的老夫人也都迁居而往,现在朝中官员,若说在凉城没个宅子的,怕是屈指可数。”

  “那王爷说的祖宅?”

  “便是王爷幼时守陵曾住过的,已荒废多年了。侧妃不必挂心,想必此番爷的处置乃是动真格的,姓卓的,没有翻身之日了!”

  “好!好啊!”

<